發表於 多愁善感 Emotion愛情 Love日記 Diary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日  星期三 雨 

又下雨了,平日匆匆忙忙,沒有空停下來,欣賞紛紛落下的雨。周圍都濕了,乾了的都濕了,濕了的更濕了。一針針的細雨,煙雨迷濛,我從來不怕淋雨,為什麼看著雨,開始怕被淋濕?也許本來的我,已經很濕了。清涼的雨粉打在我的臉上,好像眼淚。

 

離開學校,我的步伐慢慢的,看似輕鬆,其實每一步都很謹慎。回家嗎?回家幹什麼?只有潮濕鬱悶的房子,蒙塵的桌子還未有心思擦。你說彈彈箏、看看書嗎?寂靜的回音與窗外的蟬鳴和唱,我開燈、播歌,抱住我的貓,呆呆地發愣。想到某個地方,心揪著,無聲的哽咽、低聲的啜泣、嚎啕的哭喊,也呼喊不回那不能追的過去。

 

出賣、追逐、說謊、挽留、原諒、坦誠、寬容、祝福、逃避、後悔、流言、壓力、崩潰、心病、迷糊、瘋狂、迷幻、真假不分,這個月情感如浪濤洶湧,每天都負荷著始料不料突如其來的新消息,一浪一浪覆過前浪,混在一起,不能排遣,真真假假,你不能分,我更不能。

 

不想分誰對誰錯、誰比較受傷、誰比較可憐。你承受的非我所想,你面對的非我能體會,我承受的是什麼?我自己明白,吞下,哽咽。以為自己一輩子不會發生的事發生了,以為一輩子不能接受的事接受了,這就是人生嗎?難怪很多人說,年歲大了,很多事都如煙波,看化了,鏡花水月,或升或沉。

 

我們站在兩邊,相望不相觸,任煙雨迷濛,就好了。

 

誠心。祈禱。

發表於 文學 Literature旅遊Travel

舞動 飛雪

2013年,我還是學生,我們都很窮,
沒有錢旅遊,更不要說去瑞士法國。
直到遇上我們的乾爹,我們改變他的生命,治愈他的憂鬱,
他待我們如親生,也實現的我們的夢想。

記得那一天,在法國,大雪初霽,
門外新雪,茫茫仙境。
PaPa 和 女兒們去滑雪了。
有時候,我也喜歡獨處的時間。
我在白茫茫的森林走,
口噴霧氣,我撿起地上的雪在我手心溶化,
一團團的雪好像棉花糖。
我拿了一張椅子,坐在樹低,靜看雪花飄落,
寫詩,跳舞,傾聽初融的雪化成河水的讚歌。
我隨機在手機播放音樂,隨意地舞動,
泛起翩翩白雪,在和煦的陽光下。
有個法國人經過,他問我:「Are you an artist?」
我頗驚訝的,我微笑說,不是。我只是個匆匆的過客。

這幾年,我都忘了要為自己活,
將生命託付予別人可以輸得很慘淡。
或者,為自己,可以很瘋狂。
在無人的雪地拍半裸照、街頭賣藝、拍街頭MV,
原來我曾經瘋狂,我都忘了。
想做一些與藝術家會做的事,做一些夢想想做的事。
不為別人,只為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