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故事 Story旅遊Travel

兩個太陽的故事


傳說,天神有兩個兒子,一個是太陽,另一個是百步蛇VALAZUVAN。老大太陽,勤奮穩重,每天都準時運行,普照大地,而小兒子VALAZUVAN是一條身長翅膀的長蛇,身上有黑色的凌形圖案,個性浪漫,自由隨性,常常到處遊玩。兩個兒子都很喜歡一個叫CHALAVI的女孩。

CHALAVI是一個漂亮善良的女孩,很多仰慕她的男生都會來偷看她採小米。太陽常常嘲笑VALAZUVAN:「你有去偷看CHALAVI嗎?」「哈哈!不告訴你!」大小兒子都很喜歡CHALAVI,他們平常都會化身為人的樣子,陪CHALAVI上山玩耍。CHALAVI也暗暗地愛慕著瀟灑的VALAZUVAN,可是誰也不知道這個秘密。

突然有一天,天下起滂沱的暴雨,CHALAVI突然憂傷地哭起來了。

VALAZUVAN問:「善良的CHALAVI,你為什麼哭呢?」

CHALAVI抬起頭,滿臉眼淚說:「明天是我的哥哥結婚的大日子!」

VALAZUVAN說:「那你應該要開心才對!」

CHALAVI繼續哭泣:「不是呢!我負責煮飯,現在柴火都濕了,我不能為我親愛的哥哥煮美味的山豬肉,為他最重要的日子辦喜宴,我一定會被責罰,也會令哥哥很沒有面子,嗚嗚…….」

太陽說:「我明天不出來不就好了?就讓黑夜拉長,星星繼續發亮,你就有時間到森林裡撿柴火,回來再烹飪美味的山豬肉,為你親愛的哥哥慶祝。」

VALAZUVAN卻說:「不可以!大哥,你明天一定要升起來,而且火力要更加猛烈!」

太陽有點疑惑,問:「為什麼呢?」

VALAZUVAN沒有回答,卻轉個頭跟CHALAVI講:「明天,你把平常被柴火燒黑的鍋子放在庭院的中間,讓大哥好好地照耀它。」

VALAZUVAN又跟太陽說:「大哥,你明天一定要更集中火力,讓自己更滾熱更發光。」

太陽說:「好的!」

第二天,太陽照樣升起來,陽光份外耀目,特別熾熱,大地更加光芒萬丈。

CHALAVI把醮好的山豬肉好好地放在已被柴火燒黑四周的鍋子,妥當地放在院子的中間,讓陽光燦爛地照耀。鍋子一點一點把熱能吸收,也熾熱起來,可是,山豬肉的皮很厚而且很硬,豬肉還不夠熟不夠軟。

突然,海水的浪濤洶湧的鼓動,海上出現了一個新的太陽,整個海面閃閃發光,恍若一面金銅打造的大鏡子,兩個太陽放射出紅色的光芒,熱烘烘地照耀黑色的鍋子,鍋子吸收更多熱能,更加熱通通了。

黃昏到了,太陽默默地收起最後一道彩光,CHALAVI打開鍋子,山豬肉的香味四周散發,CHALAVI哥哥把細嫩的肉一咬下去,肉汁都流出來了,部落的人都稱讚CHALAVI的廚藝了得,喜宴也喜氣洋洋的,大家也臉露滿足。

CHALAVI很開心,走到山上找大小兒子,大兒子太陽來了,可是VALAZUVAN遲遲沒有出現。

CHALAVI著急地問:「為什麼VALAZUVAN沒有來?我希望和你們一起分享快樂!」

太陽說:「因為今天的太熱了,在海上鼓動浪濤的VALAZUVAN的翅膀被熱能融化了,再也不能變回人的樣子。」

CHALAVI很傷心,她再也不能和VALAZUVAN見面了。

在太陽特別猛烈的日子裡,CHALAVI沒有用火把山豬肉烤熱,她懷著思念地把肉放在太陽低下照耀,想著VALAZUVAN的犧牲成就了自己,她希望有一天,VALAZUVAN會從光芒下走過來,和她永遠在一起。

備註:此乃筆者在台東向陽薪傳木工坊查拉密部落CHALAVI打工換宿,聽到的第一個傳說。

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一日  星期四   陰    香港(剛從台灣回港一天)

發表於 生活態度 Life Attitude

生命 應當安之若素的

最近的日子裡,我發覺自己從容了很多,把很多以前大驚小怪的事都看得很輕。

以前,朋友總說我常為小事大驚小怪,反應極大,嚇壞人嚇壞自己,常常為雞毛蒜皮的事驚慌錯亂,糊里糊塗,大喊大叫,歇斯底里地哭泣,又瘋狂放肆地大笑。那時,年紀還少,有點煩躁不安,有點幼稚輕浮,經不起很大的變化,承受不了很沉重的失去,把小小的事,都看得很大。

在最近的時間裡,不見了錢包,我沒有愕然驚慌,反而停一停,從容地尋找,縱使裡面有多少重要證件,我的心沒有因此而波濤洶湧;丟壞了機器,我沒有痛心疾首的感覺了,我慢慢地撿起,試試修理,修好了,就好了,修不好,也算了;買東西買貴了,以前會記在心頭,久久也氣在心裡,現在發現買貴了,會告訴自己沒關係,你不可能把所有的東西都格好價,不會所有事都盡人意、都能使人拿到最大的利益;以前有男生對我好,我很容易會愛上一個人,心亂如麻,現在,把一切都看得很淡,開始會控制怦然的感覺,大方地認識每一個朋友,很從容地面對友情和愛情,緣來緣去,合不合得來的學問太大,不是年少的激情和衝動可以應付,關係來來去去,不過如此,我們還需要很多思考的空間。

從什麼時候,我的思想變輕了?原來人在浩瀚的大海裡跌宕過,沉沉地丟過在深谷裡,就會把那小小的波浪看得很輕,那只是生命裡的小曇花,那也是生命裡的小疤痕,其實,都沒有你想像中那麼重要。這充滿激情的世界裡,很容易使人受傷,不如多一份心如止水,多一份安之若素,那些小小的挫敗可以輕如鴻毛,那小小的失去可以成就你飛得更高。很久以後你回頭,就會謝謝失去的一切。

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一天 星期四  陰  香港(剛從台灣回港)

發表於 文學 Literature旅遊Travel

詩——拐彎  宜蘭

慵懶的下午太陽發出自己的力量

我在你的子宮裡

胡亂地在你的大腸竄動

我在你燙熱的脈搏裡探險

發現目的地一點也不重要

在尋找的過程中

我拐到一條滿佈傘子的小巷

買菜的婆婆說著我不懂的話

沒有牙齒笑容好像牧場上一朵黃色的花

蕃薯葉、茄子、蔥

勞動的成果滿滿的載在小車子

等待欣賞它們的人

靜而溫婉的婆婆,熱情叫賣的啊姨

縱橫交錯的馬路

摩托的馬達轟轟隆隆地穿過樸素的繁華

一條相同的路

第一次走,是發現

第二次走,是認識

第三次走,是熟悉

大的路,大大地走,昂然闊步地

小的路,慢慢地走,心平氣和地

回頭,才發現錯過的幸好來得及發現

哪怕是雜貨店一條拉鍊

往往找了許久

在最不注意的地方發現很重要的東西


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二日   宜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