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生活態度 Life Attitude成功人士 Sucessful

運氣也是一種實力!賈伯斯用這 5 大做法,讓成功自然降臨

蘋果公司(Apple)創辦人史蒂夫·賈伯斯(Steve Jobs)還在世時,常常談到自己要不是有「幸運之神」的眷顧,絕對不會有今天這一天。他在一次史丹佛大學畢業生演講中,分享了這段有關於幸運的故事:

大學生活開始的六個月後,我看不出大學教育有什麼價值。我完全不知道這輩子想做什麼,也不曉得大學教育如何幫助我弄清楚這件事,而我花的是父母畢生的積蓄。所以我決定休學,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當時的情況還蠻恐怖的,但是現在回過頭來看,這是我這輩子做過最棒的決定。我一休學,就不必再修我毫無興趣的必修科目,也開始旁聽一些看起來很有趣的課程。

然而,當時並非一切都那麼浪漫。我沒有自己的寢室,所以只好窩在朋友的寢室打地鋪;我拿可樂罐去退瓶,換點零錢買東西吃;我每個星期日晚上都走十一公里路到鎮上另一頭的印度神廟飽餐一頓。這段時間。我任憑好奇心和直覺指引碰巧獲得的種種經驗,後來都變成了無價之寶。

當時雷德學院開了一門書法課,可能是美國最好的書法教學。校園裡每一張海報、每個抽屜上面貼的標籤,都是寫得很漂亮的手寫字體。反正我已經休學,不必再去上一般正常課程,於是決定去修這門書法課,學習怎麼樣把字寫得漂亮。

老師教我們襯線細體(serif)和無襯線(san serif)字體,告訴我們不同的字母組合之間需要留不同大小的字距,還告訴我們為什麼有的字型會如此漂亮,其中蘊含了某種科學無法捕捉到的美感、歷史感和細膩的藝術層次,實在太迷人了。

當時,這些東西似乎對於我未來的人生沒有任何實用價值。但是十年後,當我們設計第一步麥金塔電腦時,當初學到的東西又浮現在腦海裡,我把它應用在麥金塔的設計上,成就了第一部有漂亮字型的電腦。

如果我當初不曾在大學中偶然修了這門課,麥金塔電腦就不可能有多種字體或調整得恰到好處的字距。由於微軟視窗只是在模仿麥金塔,所以很可能世上沒有一部個人電腦會有這麼漂亮的字體。

如果我從來不休學,我絕對不會去修這門書法課,個人電腦上的字體就可能不會這麼優美。當然,還在念大學的時候,我不可能未卜先知,早就能將這些點點滴滴全部串連起來,但十年後回頭來看,這一切變得非常、非常清楚。

多做這5件事,幸運之神就會降臨!

或許你認為,賈伯斯就真的是運氣好,才可以把經歷串在一起,創造驚人的成果。《真希望我20歲就懂的事》卻說,幸運之神並不是隨機挑選給予好運的對象,通常能獲得「眷顧」的人,都是因為做了這5件事,才能成功吸引正向的運氣。換言之,「幸運」是可以培養的,就看你願不願意好好把握!

1.保持心胸開放,嘗試各種經驗

你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證明你的經驗很寶貴,賈伯斯心胸開放,對世界充滿好奇心,他多方嘗試,獲得各式各樣的經驗;他不管這些經驗在短時間內有沒有用,因此他的知識能在意料之外的情況下發揮作用。這件事提醒我們:你擁有的經驗越多、基本知識越廣博,就掌握了更多可用的資源。

2.擁抱意外,挑戰過去的自己

面對意外,幸運的人不會抱怨,而是視為機會,好好把握。他們隨時注意周遭發生的事情,因此能夠挖掘出每一種處境最大的價值;他們總是張開雙臂擁抱新機會,願意嘗試超越過去經驗的事情;他們比較會挑選不熟悉的書來看,到不熟悉的地方旅行,結交與自己不同的人。

3.善用聯想,讓生活變有趣

有的人自然而然就會有各種聯想,而且能夠以獨特的方式發揮聯想的價值。這些人就像賈伯斯一樣,隨時都在尋找各種有趣的方式來實現想法。

4.組合知識和資源,創造更多價值

幸運的人不只會注意到周遭世界和有趣的人而已,他們也懂得運用非比尋常的方式來組合自己的知識與經驗。大多數人手上都掌握了豐富的資源,卻不懂得如何運用。不過,幸運的人了解自己的知識和人脈是多麼的有價值,因此懂得在需要的時候挖掘這座金礦。

5.越踏實努力,越能帶來好運

如同麥當勞創辦人雷.克洛克 (Ray Kroc) 所說的:「幸運是汗水的紅利。你流的汗越多,就會越幸運。」我們經常聽到很多類似勵志故事,談到原本一無所有的人,如何憑著超乎常人的努力而博得幸運之神的眷顧。即使有時候以為自己運氣很好,其時往往都是經過一番辛苦耕耘,好運才會落到我們頭上。

https://www.managertoday.com.tw/books/view/51841

發表於 生活態度 Life Attitude財務 Economy成功人士 Sucessful

為何臉書高層都不愛用自家產品?暗藏「智商下降」危機…4個關於社群的驚人真相

2018-03

從Jobs到馬克祖克柏,在到 Facebook 的前員工們,他們對科技的運用都顯得小心翼翼。那麼,我們是不是也應該重新思考,在得到便利之餘,我們到底又因為科技,而付出了多少無形的代價呢?

網路的快速發展,帶給了我們很多的方便。找資料、找地址、找美食,幾乎所有事情,都能夠透過網路解決。同時,網路也創造了很多的新商機,例如:社群網站和串流影音。為了讓我們長時間的使用他們的商品,這些公司無所不用其極的想辦法增加它們產品的「黏著度」。本文將介紹它們是如何做到這點,以及對我們有什麼影響。

創新點:社群網站利用人想得到「認同」的心理,引誘人們不斷發文、看手機、關注新消息。一旦成癮,就很難在任何事情上難維持長時間的專注。

Facebook 創辦人馬克祖克柏在2016宣布,一般人每天都會花費 50 分鐘在 Facebook 的平台上。但是,馬克祖克柏本人使用 Facebook 的習慣卻和我們不太一樣。他有一群為數 12 人的全職管理員,負責刪除他 Facebook 帳號中不恰當的留言。除此之外,馬克祖克柏還聘用了一群小編,負責為他撰寫貼文,以及數位攝影師,確保他貼文中的照片都很「專業」。

除了馬克祖克柏,Facebook 其他高層同樣的也沒有「正常」的 Facebook 頁面。我們看不到他們的好友數、時間軸,而且他們也極少公開的貼文。為什麼這群 Facebook 高層都不像我們這樣使用他們自己的產品?

1. 「正面回饋循環」,讓我們對社群網站欲罷不能

Facebook、Instagram、SnapChat、Youtube、Netflix… 各種新興的網路服務不管賣的是什麼,它們需要的都是我們的注意力!要得到我們的注意力,產品設計就要有高「黏著度」,讓使用者會不停的使用。

Facebook 首任總裁 Sean Parker 在打造 Facebook 時,就考慮要如何盡量佔用使用者的時間和注意力。這個秘訣在於「正面回饋循環」,每隔一段時間就給用戶一點「多巴胺」(一種幫助細胞傳送脈衝的化學物質,主要負責大腦的情慾,感覺,將興奮及開心的信息傳遞,也與上癮有關),讓我們在使用 Facebook 時會產生欲罷不能的感覺。

這種「多巴胺」就隱藏在我們每次在FB的貼文互動中。

我們在 Facebook 貼文時會得到朋友的讚或回覆,而這些互動,都會讓我們感覺到成就感。為了得到更多的成就感,我們就會持續的貼文,好讓我們不停的得到成就感;這就是 Parker 和團隊極力要創造的「正面回饋循環」。

由於這些機制利用的是我們心理上需要得到「認同」的弱點,所以,我們很容易就會「上癮」。而根據 Parker 的說法,成功的科技公司的創辦人如馬克祖克柏,以及 Instagram 的 Kevin Systrom 都很清楚如何利用這些人性的弱點。也因為 Parker 了解這些機制可能會對下一代造成不好的影響,因此,現年 38 歲的他,成為了社群網站的「良心反對者」。

不單是 Parker 對社群網站的機制有疑慮,Facebook 的前副總裁,負責用戶成長的 Chamath Palihapitiya  在2017 年的 11 月在一場史丹佛大學商學院的研討會中也提出了類似的擔憂。Palihapitiya 說:「我們創造的這些回饋機制,正在破壞社會的運作方式。我們之間沒有討論、沒有互相合作;只剩下錯誤的訊息與信任。」

2. 「按讚」的發明者擔心我們會「上癮」,而且智商還可能下降

另外一位 Facebook 的前員工,發明了「按讚」機制的 Justin Rosenstein 為了確保自己不會「上癮」,在他的電腦上安裝了軟體來「阻止」他使用 Reddit 和 Snapchat,同時也限制他使用 Facebook 的時間。為了貫徹這個做法,他買了新的手機,然後請他的助理在手機上啟動「家長管理」功能,以阻止他下載任何 App。

Rosenstein 會這樣做,因為他很清楚社群網站的「吸引力」。現在,Rosenstein 和他的前同事 Parker 一樣,極力的提醒民眾要小心矽谷的「注意力經濟」;一種為了讓廣告效應最大化而形成的商業模式。

Rosenstein 除了看到社群網站會導致「上癮」的危機,也很在意這些技術導致我們無法長時間保持專注。一份 2016 年完成的研究顯示,我們每天平均使用手機 145 分鐘(2.42小時),而平均觸碰手機的次數是 2617 次。而這份研究中最長使用手機的前 10% 使用者,每天更是花費 225 分鐘(3.75小時)在手機上,他們每天觸碰手機的次數更是高達 5427 次。

這個現象的形成,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們都對手機上的應用程式,特別是社群網站念念不忘,不時就要取出手機看看有沒有新的讚或是新的貼文可以看,導致了我們在做任何事,都只能使用「部份注意力」。這樣不但讓我們無法專注,研究也顯示長期維持這樣的狀況,可能會導致智商下降。

Rosenstein 認為我們需要正視這個問題,因為下一代人很可能不會記得,沒有社群網站的世界是如何運作的,因此無法做出任何比較。

3. 科技公司利用我們的情緒,打造讓我們「愛不釋手」的產品

雖然我們知道,社群網站的「吸引力」會帶來一些負面的效果,但是,我們是否可以責怪這些科技公司創造出讓我們「愛不釋手」的產品嗎?

39 歲的 Nir Eyal,《上癮:如何打造讓你養成習慣的產品》(Hooked: How to Build Habit-Forming Products) 的作者認為,我們不會責怪烘培師做出我們無法抗拒的甜點,所以也不應該責怪那些科技公司。

但是,Eyal 也承認,這些科技公司運用很多的技巧,讓使用它們的產品變成使用者的自然反應。我們會有檢查新訊息的衝動,因此,每隔幾分鐘我們就要看一下 Facebook、YouTube,然後忽然驚覺我們已經滑了一個小時的手機。這都是 Eyal 在他為各科技公司當顧問時所提供的技巧。

Eyal 說這些讓我們養成習慣的技巧有很多,包括用不同的「獎勵」來創造「渴望」(例如:Facebook 的「讚」) ,或是利用負面情緒(例如:無聊、孤獨、沮喪、困惑)充當「觸發器」,讓我們在無意識下,採取行動(例如:看 YouTube 中歡樂的影片)來平息這些情緒。

33 歲的 Google 前員工 Tristan Harris 認為,「憤怒」也是一個很好利用的情緒,因為在憤怒的時候,我們都希望將這些憤怒讓更多人知道。如果社群網站公司手上有兩則不同的新聞,一則讓我們「憤怒」,另一則讓我們「平靜」,它們就會選擇給我們看「憤怒」的新聞,因為這會更符合它們的利益。

而 Harris 相信,隨著科技的發展,社群網站會需要我們更多的「注意力」,它們會更瀕繁的運用不同的技巧來操控我們人性的弱點。

4. 科技公司不停創新,為的是要取得更多的「注意力」

當 Harris 還在 Google 工作時,他的最主要的任務是研究如何「合法」的影響使用者的思維。他說,網路上的各種服務,包括社群網站、新聞網站、教育、政府機構(對,也包括創新拿鐵)最重要的目標就是取得我們的「注意力」。而這些服務都竭盡所能的讓我們的「注意力」能夠在它們的服務中停留更久。

YouTube 為了讓我們花更多的時間使用它的服務,於是就設計了「自動播放」的機制。於是,當我們在 YouTube 上看完了一部影片後,下一部會接著播放,讓我們不用做任何事,就能持續的觀賞。Netflix 發現了這個機制後,也開始效法。於是,Netflix 開始自動播放下一齣影集,以確保我們會在 Netflix 花更多的時間。

當每家網路影音服務都推出自家的「自動播放」機制後,Facebook 就發現它得到的「注意力」被瓜分,所以,它也決定要改變訊息牆上的影片的播放行為。因此,現在只要我們滑動到任何一則影片,它不需要我們的點擊,就會自動播放。

除了「自動播放」,科技公司還不停的推出新功能以確保能夠取得我們的「注意力」。在年輕人中盛行的 Snapchat 就推出了一個名為「Snapstreaks」的功能。這個功能會紀錄兩位好友連續「Snap」(傳送照片)彼此的天數。所以,如果我們和某位好友已經保持了 100 天的「Snapstreaks」,我們就更有動力讓這個紀錄繼續延長下去。

如果我們有很多的「Snapstreaks」需要保持,那樣我們每天就需要花費很多的「注意力」在這件事上。就算我們真的沒有任何照片想要分享,我們也會因為要讓這個紀錄延續,而去拍一下沒有任何意義的照片(例如:天花板、家裏的地上)然後傳給朋友。

而在美國,有不少年輕人在真的沒有辦法使用 Snapchat 的時候(例如:出國旅行沒有漫遊服務),就會選擇將他們 Snapchat 的帳密「託付」給他們的朋友,請朋友在這段時間為他們保持「Snapstreaks」。為了要確保「Snapstreaks」能延續,有的人甚至會將帳密託付個多位朋友,以防萬一。

各種網路服務,都用盡一切的方法,想要贏取我們的「注意力」,讓我們自願的花費更多的時間在這些服務上。可是,我們的「注意力」與時間都是有限的。當我們的時間都花在網路上,難免就會忽略其他事情。

科技公司的創辦人與員工都很了解這個問題,因此,我們可以看得他們自己都不使用,甚至公開呼籲大家要對這些新科技保持戒心。其中一個很好的例子就是已故蘋果創辦人 Steve Jobs 。在 iPad 面市幾個月後,Jobs 被紐約時報的記者問到他的小孩是否都迷上了 iPad。他回答說:「他們都還沒有用過 iPad。我們會限制小孩在家能夠使用什麼科技產品。」

而 Jobs 的接班人 Tim Cook 在今年(2018)在英國 Harlow College 演講時,也透露他不讓他的外甥使用社群網站。除此之外,Cook 甚至認為學校也應該避免科技成為教育課程最主要的焦點。就算是著重於科技運用的課程,例如平面設計,科技也應該是輔助而已。

從Jobs到馬克祖克柏,在到 Facebook 的前員工們,他們對科技的運用都顯得小心翼翼。那麼,我們是不是也應該重新思考,在得到便利之餘,我們到底又因為科技,而付出了多少無形的代價呢?

(本文原刊載於《START UP LATTE創新拿鐵》>>>加入《創新拿鐵Line好友》每天自動收到新文章!(ID:@startuplatte))<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發表於 多愁善感 Emotion心靈 Mental

學得來的韌性:一顆不受擾的心

精華簡文

當一個木匠不用圓規,也可以畫出一個完美的圓,這些人類的心靈「自由而淡泊」。不受擾的心恰與痛苦生命的狀態——金錢憂慮、工作過勞、家庭問題、健康難題——相反。我們如何才能有這樣一顆不受擾的心?

「你所做的每一件事,無論是大是小,不過是問題的八分之一。」一位六世紀的基督教修士勸誡他的苦行同修:「反倒是,即使無法完成任務,心境也不動搖,才是剩下的八分之七。」

在各種心靈傳承中,靜觀道路的主要目標都是一顆不受擾動的心。特拉普派(Trappist)修士湯瑪斯.莫頓(Thomas Merton)讚美這種特質而寫下詩句,引用了古代的道家作品,說一個木匠不用圓規,也可以畫出一個完美的圓,這些人類的心靈「自由而淡泊」。

不受擾的心恰與痛苦生命的狀態——金錢憂慮、工作過勞、家庭問題、健康難題——相反。在自然界中,如撞見掠食者之類的壓力事件,僅僅是暫時的,身體有時間去恢復;現代生活的壓力源(stressors)大部分都是心理,而不是生理的,而且往往持續不斷(或許只在我們自己的念頭裡),像有一個惡上司或家庭失和,這樣的壓力源會觸發同樣的古老生理反應。如果這些壓力反應(stress reactions)持續過久,難免致病。

因壓力而惡化的疾病,諸如糖尿病或高血壓,使人類脆弱不堪,顯出我們大腦設計的扣分點,大腦的優點則反映了人類皮質的榮耀,建立起文明(和寫下此書的電腦)。但大腦的執行中心,在額頭後方的腦前額葉皮質,既給我們比所有的動物都強的優點,卻也有一個吊詭的缺點:能預想未來,卻會擔心;能回想過去,也會後悔。

希臘哲學家愛比克泰德(Epictetus)幾世紀以前說過,讓我們生氣的,並不是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而是我們怎麼看這件事。更現代的觀點,是詩人查理.布考斯基(Charles Bukowski)所寫的:大事沒讓我們抓狂,反而是「時間正緊迫,鞋帶卻無端斷了」之類的小事。

科學顯示,我們認為生命中的麻煩愈多,壓力荷爾蒙如皮質醇(cortisol)就分泌愈多,這有一點烏雲罩頂:皮質醇如果長期增高,會產生有害影響,如增加心臟病致死的危險。禪修,幫得上忙嗎?

喬借用瑜伽訓練的方法,躺下來做身體掃描,幫助你一一覺知身體重要部位,有系統地從左腳趾開始,然後一路到頭頂,把各部位連結起來。重要的關鍵是:記錄於心、然後探索並轉化自己和身體某一部位覺受之間的關係,甚至是很不愉悅的感受,這是完全可能的。

喬借用他原有的日本禪的背景和觀禪,加上一種靜坐,教人專注於呼吸,放下生起的念頭或身體覺受——只覺知那「專注」本身,卻不覺知「專注的所緣」。

一開始這樣先用呼吸為所緣,再用其他的所緣,如聲音、念頭、情緒,當然還有各種身體覺受。另一個得自日本禪和觀禪的提示就是:加上正念行禪、正念進食,還有對於日常活動的一般正念,包括人際關係在內。

我們非常高興喬把我們在哈佛的研究當成證據(那時候,禪修的科學證據十分稀少),證明借用禪修的方法,卻拋除其中心靈修行的意涵,放進新的形式,必將有益於現代世界。現今,證據已經非常充分,正念減壓也許是全球的醫院、診所、學校,甚至企業中,最普及的正念練習形式。正念減壓宣稱的好處之一是:提高人們應付壓力的能力。

在一份正念減壓對於壓力反應之影響的研究中,菲利浦.高汀(Philippe Goldin)和他在史丹佛大學的業師詹姆斯.格魯斯(James Gross)研究一組正參加標準八週正念減壓課程、有社交恐懼症的病人。在禪修訓練之前或之後,一邊進行磁振造影的量測,一邊讓他們體驗壓力源——都是他們自己陳述的社交出糗事件和當時心中的念頭,像是:「我夠無能了」或「我這麼害羞,真丟人」。

給病人呈現這些壓力的念頭時,請他們使用下列任一專注方法:一是正念覺知呼吸,或者做心算來干擾念頭。結果只有正念呼吸組,既降低了杏仁核的示警活動——主要是經由更快的恢復能力——又強化了大腦注意力網路的活動,病人報告的壓力反應也相對減少了。做過正念減壓的病人和做過有氧運動的人來比較,出現了同樣有益的模。

這不過是在數百種正念減壓的研究之一,正如本書通篇所述,研究均呈現了正念減壓巨大的益處。而正念減壓的近房表親:正念本身,也有同樣的利益。

正念專注

當我們開始參與「心智與生命學院」達賴喇嘛和科學家的對話,注意到達賴喇嘛的一位口譯者艾倫.華勒士(Alan Wallace),可以把科學名詞和藏文的意義精準嫁接起來,而藏文是一個缺乏科技名詞的語言。原來艾倫是史丹佛大學宗教研究博士,非常熟悉量子物理,並受過嚴格的哲學訓練,也曾在藏傳佛教出家多年。

艾倫因禪修的專長,從藏傳佛教的脈絡中抽出一套人人適用的獨特禪修課程,他稱為「正念專注訓練」(Mindful Attention Training),這個課程一開始先全力專注呼吸,然後逐漸精煉專注力,到觀察心流的自然流動,最後精微地覺知「覺知本身」。

在埃默里大學,有人曾經做過一個研究,隨機挑選出三組從來沒有禪修經驗的受試者,一組練習「正念專注訓練」,一組練習慈悲心,第三組則是控制組,只討論一系列的健康話題。

這些參與者在八週訓練之前和之後都掃描了大腦。在掃描時,給他們看一系列的圖像——這是情緒研究的標準作業——包括一些讓人難過的圖像,譬如灼傷病人。正念專注組對不愉悅圖像的反應是杏仁核活動降低。在該研究中,杏仁核作用的改變,是在一般基準線狀況時發生,顯示出內心素質效應的跡象。

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88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