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生活態度 Life Attitude多愁善感 Emotion心靈 Mental意外 Accident文學 Literature

原創新詩:《給天國的婆婆》

親愛的婆婆

沒有你便沒有我

我在泥土中找到你

我在海水中找到你

在食物中、柴火中、芒萁中、星空中

我在垃圾中、汽油中、塑膠中

也許也找到你

我們總以為生命只有美麗

然而並不是

你的好與不好,我也有,每個人也是

你的喜悅痛苦,我也有,每個人亦然

如果把生命定義為一首興奮的樂章

那悲情的曲調必緊隨其後

有一便有二,不是嗎?這二元的世界

我們要如何地過活

在垃圾與塑膠中看到愛呢?

我們要如何接納生命中的一切

而非只要我們說好、喜歡的呢?

強要世界美好,不是另一種暴力和獨裁嗎?

一切都各有各的崗位

各有各生命的流動

看似獨立,卻有合一

用肉眼看不見,用心、細膩的心定會看見

能以自己的選擇去經驗死亡

是恩典還是痛苦呢?

你又怎麼知道一切不是早已安排

在死亡中看到上天的愛

在世界的苦難中看到宇宙的自性

在污染的垃圾中看到寬容與接納

自由便不遠矣

我的血液裏有你

你的生命裏含我

然而

你我也不只是你我

如果我們真的能了悟

必定自由於人間的生老病死、悲歡離合

我願餘生也與你合一

把生命奉獻給宇宙

空氣裏有你

21.2.2021 寫於簡樸居 竹林字

*****************************

[死亡與修行]

18.2.2021
很久沒見大家,《奇蹟課程》快要看完,很想分享一下。

生命每天都有很多挑戰,如果夠仔細觀察自己,你會發現每天都是挑戰,換句話說最刻都可覺醒。

我的婆婆昨天服農藥自殺。她一生都在嗔憎和匱乏中,在兒女和金錢課題上痛苦不堪。我媽承傳她的,我承傳我媽的。隨著修行,我看到我們一脈相承的痛苦,我明白她為什麼自殺,按照小我罪疚懼的套路,這一點也不出奇,這也是為什麼修行何等重要,是生命的首項(唯一)任務。

在《奇蹟課程》的修習下,我和Jim很平靜地接受這個事實,尊重她勇敢的靈魂的選擇。深深明白一切早已注定,一切都是神的安排,一切都是學習愛和寬恕的功課,任何一個正負的故事也一樣。

死亡根本不存在,死亡是人世間最大的謊言,靈魂是不可能死的,靈魂是愛、是佛、是神,要了悟自己真實的身份,才是為人的目的。

我媽非常痛苦,如果是過往,這件事會加深我悲劇人物的身份認同,在坎坷的身世中再加一筆,對媽媽的聲嘶力竭的悲情不堪忍耐,要她如何如何。

現在,我內心有很大的空間陪伴我媽,有更深的正定在滋養我自己去支持她。我媽對婆婆的又愛又恨,我何等明白?隨修行,我以前對媽媽的痛,已不見了,已變為更深的明瞭,改變了看的眼光,把昔日痛心疾首的恨,也覺得可愛、單純,她們只是不知道,不明白,沒有人有罪、有錯。

我鼓勵我媽:念《心經》、《金剛經》,或就你的宗教背景為她祈禱,誠心迴向祝福和愛給婆婆,她一定安息於愛裡。想哭就哭,哭完後,我們一起做最實際和建設性的事。

透過這件事,我也更了解自己肉身血液裡的承傳和靈魂的真實身份。

也誠心推薦看畢整本正文和每課學員練習手冊,也是我們上課的目的:落實修行。謝謝大家陪伴和鼓勵。


19.2.2021
報個平安,真的很感恩。今日與媽媽去梅村散心,美麗的因緣,剛好踫到法師唱誦會,慈悲的歌聲伴隨我們的眼淚和祝福,充滿愛的梅村給了我們無限的祝福,當下的愛就是超度,婆婆也在昨晚下葬了,一切都剛剛好。寬容地了悟我們根本不知道那誤以為的因由,輕輕一笑,就是真寬恕。

未知死,焉知生?
死亡是最好的覺醒課堂。

請祝福婆婆願她安息㊗️

20.2.2021

今晚在簡樸居,靜默夜行看星,我了悟地獄和天堂的概念都不存在,生命是空的,無生亦無死,不生不滅,放下一切概念就是永恆、寂靜、平安。更明白《心經》一些。

5.3.2021

Update下,婆婆離開一事,很感恩在持續的修習和聖靈帶領下,有抑鬱症的媽媽本來激烈的情緒在我和Jim陪伴、理解、引導下,幾天內就穩定下來,一周已很如常生活,頭七那天媽媽還自己一個開開心心去遠足兼拜佛(她心中的信仰),也願意去寬恕的方向,知道其實很多事情因果我們也不知道,也不是真的,也開始願意不責怪氣死我婆婆的舅舅。一周以後的這個月,我們都過得很好,她還買了龍蝦🦞和我和我爸打邊爐🍲(想起兩年前父母不可能同桌現已是常事)。本來被標簽為悲劇的故事,在聖靈和佛的帶領下,我覺得走去最好的結局了,我們如常生活,健健康康的,沒有什麼不同。祈禱會想起婆婆,慈悲觀也會,然而想起她是因為祝福眾生,我們都是一體🙏🏻㊗️

2.3.2021

90後學佛修行文章分享系列:

  1. 佛學與學佛的個人體驗(學佛1年多後的我){香港佛法中心佛學基礎課作業}

https://mrskukuku.wordpress.com/2021/03/01/buddiststudy/

  1. 2020靜修年修行成果和困難:
    https://mrskukuku.wordpress.com/2021/02/16/buddhareport/
  2. 為什麼選擇進修香港大學的佛學輔導碩士課程?Why I want to take MBC in HKU? Master of Buddhist Counselling

https://mrskukuku.wordpress.com/2021/02/27/mbchku/

面試影片(英文):https://youtu.be/T7OBA4yZFwU



請支持我們的療癒Page 🥰👉🏻@thepeaceone.healing

{靜心一舍·夫妻治療師}
2021深度靜修年

mrskukuku #philosophy #心理治療 #musictherapy #therapy #healing #身心靈 #thepeaceone #治療 #meditation #nature #mindful #mindfulness #compassion #lawofattraction #覺醒 #治療師 #diary #whoami #wakeup #靜修 #佛法 #修行 #buddha #buddhist #buddhaquotes #梅村#spiritualawakening #死亡 #plumvillage #自殺

發表於 生活態度 Life Attitude健康 Health原創 Original多愁善感 Emotion心靈 Mental意外 Accident故事 Story文學 Literature日記 Diary朋友 Friends人生 Life

真人真事:{受傷的露宿者問:我是誰?;說:你是宇宙之子。}

今日在路上竟然遇到個成面傷唒嘅人!!!

下班後出外逛逛,途中看見一名臉上血肉模糊的外國人瑟縮一旁,大家都掩面竊竊私語,偷偷回看他。

因為在家附近,我立即回家拿消毒紙巾、消毒傷口液、紗布、入兩瓶煮好的食用水,拿給他。

他看見我很開心,身形魁梧,醉意醺醺,旁邊有一大袋啤酒。我本來只想把東西放下。

他問:「為什麼怕我?」我說:「沒有。」真的沒有,只是我不習慣面對血絲成塊的傷口。在靈性的修習上,我知道我就是他,我們無異無別,不用害怕。

他堅持要我為他洗傷口,幸好我上過聖約翰急救課。我便鼓足勇氣,微笑幫他洗傷口。洗了一次,他又要求我再洗一次,洗得差不多,我再回家拿一瓶新的消毒酒精和一大包濕紙巾給他。他又說要我再幫他把傷口洗一次,前後三次。我也樂意。

他說:「從昨晚到現在,都沒有一個路人關心我、問候我。」我看到,其實很多路人都很想給他協助,但是他俯下頭,心眼也不願意看見。

突然有一位路人停下來,想幫助他,問要不要打電話去醫院,但他堅持不要去醫院。兩個路人走了,他又向我埋怨說:「他連一句Are You ok 都沒問。」原來他想別人以他心目中的方式說話,難怪他滿身痛苦,他一直看不清事實。

他問我叫什麼名字,是不是有家人。他突然流下淚來,說:「我很寂寞。」我說:「你是有內在的力量的,每個人都是無價的,你也一樣。」他不置可否。我說:「祝福你,這些東西都留給你使用,你要好好照顧自己。」他說我可以走,也可以留在這裏。我說我真的要離開了,他突然十分憤怒,整個人站起來,大聲地說:「這條村是我的,那條村是我的,我為什麼要照顧自己?我自己一個,根本沒有人關心我!」我說:「你要知道自己內在的強大,每一個人都一樣,不是為了你自己,而是為了給神,你就是神。」我一邊走,一邊回頭微笑向他揮手。

他滿臉疑惑,我也消失在往海的小徑。

文:小娟 Siu Kuen Mrskukuku


{靜心一舍·夫妻治療師}
🌎
http://www.fb.com/thepeaceone.healing/
IG http://www.instagram.com/thepeaceone.healing/

mrskukuku #thepeaceone #guzhengguqin


受傷 #路人

催眠治療 #靈性催眠治療 #催眠 #心靈 #音頻治療 #心理治療 #musictherapy #therapy #healing #thework #mindfulness #人生的意義 #forgive #愛 #身心靈 #痛苦 #憂鬱 #抑鬱 #慈悲 #治療 #meditation #love #失眠 #焦慮 #東涌

發表於 生活態度 Life Attitude原創 Original多愁善感 Emotion文學 Literature旅遊Travel日記 Diary人生 Life

舞動 飛雪

2013年,我還是學生,我們都很窮,
沒有錢旅遊,更不要說去瑞士法國。
直到遇上我們的乾爹,我們改變他的生命,治愈他的憂鬱,
他待我們如親生,也實現的我們的夢想。

記得那一天,在法國,大雪初霽,
門外新雪,茫茫仙境。
PaPa 和 女兒們去滑雪了。
有時候,我也喜歡獨處的時間。
我在白茫茫的森林走,
口噴霧氣,我撿起地上的雪在我手心溶化,
一團團的雪好像棉花糖。
我拿了一張椅子,坐在樹低,靜看雪花飄落,
寫詩,跳舞,傾聽初融的雪化成河水的讚歌。
我隨機在手機播放音樂,隨意地舞動,
泛起翩翩白雪,在和煦的陽光下。
有個法國人經過,他問我:「Are you an artist?」
我頗驚訝的,我微笑說,不是。我只是個匆匆的過客。

這幾年,我都忘了要為自己活,
將生命託付予別人可以輸得很慘淡。
或者,為自己,可以很瘋狂。
在無人的雪地拍半裸照、街頭賣藝、拍街頭MV,
原來我曾經瘋狂,我都忘了。
想做一些與藝術家會做的事,做一些夢想想做的事。
不為別人,只為自己。